企业媒体推广案例/CASE

沪媒体关注拼多多上市,称互联网新一代正在上海崛起

2018-07-24 14:07:20 · 原创 xinshun711 阅读:
摘要沪媒体关注拼多多上市,称互联网新一代正在上海崛起

 

 

在新经济中,互联网新一代正在上海崛起。据上海市统计局统计,在第三产业主要行业中,以支付宝、饿了么、拼多多等新兴企业为代表的盈利性服务业增加值增速保持两位数增长。

 

互联网新一代站上舞台

 

互联网新一代与大名鼎鼎的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有何区别?

只要看看从上海诞生的饿了么和拼多多,就不难发现答案。

BAT而言,互联网新一代从诞生伊始,就不仅仅是一项技术、一个模式,而是一种能力。

比如,饿了么从诞生之初,就不只是一个互联网平台,而是一道打通线上线下服务的桥梁:外卖服务让实体餐厅拥有了线上运营能力,而且随着外卖服务的深入,饿了么又拓展出更加丰富“赋能”能力,通过线上线下联动的运营新模式,以及更为重要的后台数据系统、技术能力,让包括餐饮在内的各种生活服务业都搭上“新零售”的快车。

 

另一家诞生于上海的互联网企业拼多多也带有明显的“新一代”痕迹。拼多多是什么?很难用一句话说清:它是一个电商平台,但又是一个强大的社交工具;它是一个销售渠道,但又是推动“C2B”新供应链形成的决定部分。也难怪拼多多在其招股书中表示;“我们是一个创新和快速发展的‘新电商’平台”。

 

新的电商模式带来了滚雪球效应,推动拼多多平台实现指数级增长。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12个月间,拼多多GMV达2621亿元,活跃买家数达3.44亿,活跃买家平均消费额从674元增至763元。当季,拼多多的平均月活用户达1.95亿,较Q1季度增长17%。可以说,拼多多用不到三年时间,就从一家位于上海的默默无闻的创业企业,变成了中国互联网界的一颗“新星”。要知道,作为“新电商”的拼多多,使得电子商务从传统形态走向随时随地、无边界的新零售,从纯物质消费走向消费、娱乐、社交的结合,还有它对社交场景的高度渗透,在整个中国互联网都是“从0到1”的。

 

“新一代”为什么在上海?

“互联网新一代”集中在上海诞生。究其原因,与上海得天独厚的市场环境不无关系。

 

正如阿里巴巴将“新零售”第一城选在上海那样,上海的市场环境是“新一代”成长的重要沃土。在上海,有丰富的商业形态、有具备实力的消费群体,也有强大的人才储备。与此同时“海派文化”海纳百川的创新精神,也使得从商户到消费者、从业者,都更愿意尝鲜,接受新鲜事物。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属于上海的“互联网新一代”也在厚积薄发。以拼多多为例,位于上海的公司总部将业务向全国辐射,平台上的商户受益于平台广泛的消费者覆盖面和全国影响力,实现了大量的订单数,并且获得在线营销、数据分析、建议等增值服务。

 

上海的人才储备以及对高级人才的号召力又决定了拼多多能够成为一家高科技公司,开发出更多的产品来连接消费者和商户。事实上,拼多多的创始人黄铮也是一名被上海所吸引的“新上海人”:作为杭州人的黄铮从浙江大学本科毕业后赴美深造,获得美国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计算机硕士学位,随后加入美国谷歌。2006年回国参与谷歌中国办公室的创立,之后从谷歌离职创业时,选择了上海。而如今,拼多多团队中的大部分人,也是被上海这座城市所吸引,用最新的技术服务全国的消费者和商户。

 

比如,拼多多利用大数据分析和人工智能优化从消费者到生产商的整个供应链,并为之提供解决方案。利用平台巨大业务规模提供的大量数据,拼多多能帮助商户更好地了解和服务消费者,并且更好地预测某些商品的销量。这种对消费者偏好和潜在销量的反馈,可以为商户提供实际需求预测从而帮助他们实现更好的库存管理和更高的运营效率。在这点上,拼多多这样的互联网新一代正将上海的城市优势变成“上海服务”,向全国各地输出。

 

“上海诞生”到“上海品牌

 

上海的“互联网新一代”之所以备受关注,还因为他们开始在资本市场崭露头角。

 

今年以来,大量新经济企业集中上市或提出上市申请,其中不少就落户于上海。比如,已经上市的哔哩哔哩(简称B站)、宝宝树等;还有向港交所提出IPO申请的美团点评,虽然总部位于北京,但旗下重要品牌“大众点评”不仅诞生在上海、如今的总部也仍旧在上海。这一系列“互联网新一代”的上市,不仅让更多的人知道了他们的名号,也在共同构建互联网界的“上海品牌”。

 

不难发现,哔哩哔哩、宝宝树、拼多多等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年轻。以二次元文化为特色的哔哩哔哩擅长用年轻人的方式传播正能量;宝宝树聚集的是年轻的新手爸妈,并形成一个具有强大消费潜力的年轻社团;拼多多同样有“年轻的标签”——不仅极为年轻,而且它所开创的运营模式都是年轻而现代的。

 

这一些,都让上海的互联网产业显得生机勃勃、充满朝气。虽然上海已经是中国老龄化最先到来的城市之一,但这些年轻的创业者、年轻的消费群体为城市带来了新锐的思想、青春的气息。他们正成为“新上海”的重要组成部分,共同为上海带来创新的力量。

 

另一方面,这些充满活力的互联网新一代也正利用互联网的辐射效应,将“上海服务”送到全国各地。比如,在拼多多最新更新的招股书中,强调了电商扶贫的意义:拼多多在更新后的招股书中提及,将在2018年继续加大对“拼农货”计划的流量扶持力度。数据显示,2017年,拼多多共扶持了中国730个国家级贫困县的4.8万名商家。而今年,这一数据仍将扩大。

 

拼多多认为,在国内土地相对零散、农业生产集约化程度不高的背景下,其运营模式可以解决“多对多”的流通渠道和农产品规模化上行的问题:通过“拼农货”计划,平台快速聚合前端消费者需求,直接反馈到产地,将供应环节缩减到极致,为打开农产品大规模上行通道提供切实有效的模式。最终,用“拼”的方式将遍布全国的果园和农田与平台3.44亿消费者连接起来,通过“上海服务”为农业离散化生产找到一条合适的发展道路。

 

这些 “互联网新一代”不仅可以作为上海经济发展的新动能之一,这些企业提供的服务还可以体现出上海的服务能力,为其他地区、更多人群创造独一无二的价值。

 

媒体推广研报
牛软文

TOP

  • 日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 2015-2018  文远播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服务隐私 这里也可以添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