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媒体推广案例/CASE

资深经济学家何晓宇:国企不强调做大 应以做强为主

2018-11-20 17:40:26 · 原创 xinshun711 阅读:
摘要资深经济学家何晓宇:国企不强调做大 应以做强为主

 

编者按:我国经济取得很大成绩,各类企业得到了飞速发展。以国企改革为抓手的供给侧改革正在深入持续推进,国企改革应着重考虑提质增效,在做大国企的同时,更注重做强。国企做强了,就意味着60%的经济问题被解决,60%的负债问题被解决。

改革开放40周年以来,我国经济取得很大成绩,各类企业得到了飞速发展。如今中国经济改革进入深水区,供给侧等改革应从国企下手。国企经营过程中展现的质量不高、绩效不佳的问题已经深深制约了自身发展,成为我们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国企体量庞大 是中国经济绝对主体

2017年,中央国有企业资产总额76.2万亿元人民币,负债总额51.9万亿,国有资本及权益总额16.2万亿,资产负债率68.1%。地方国有企业资产总额107.3万亿,负债总额66.6万亿,国有资本及权益总额34.1万亿,资产负债率62%。

汇总中央和地方情况,2017年,全国国有企业资产总额183.5万亿元,负债总额118.5万亿元,国有资本及权益总额50.3万亿元。全国国有企业境外总资产16.7万亿元。

另据统计,目前我国国有企业的资产占社会总资产的52.9%。我国国有企业体系庞大,单个国企的规模也很大。

中国国有企业的规模在全球排名都属前列,在2017年《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中,中国企业上榜109家,80%是地方国企或央企。其中苹果排第一, 中国四大行“工建农中”位于第2-5名。具体到行业,中国除了金融业,最多的行业分布是能源、炼油、采矿公司和房地产、工程与建筑公司。

从国内来看,2018年《财富》中国500强企业前10名均为国企,榜单前列依然是以石油化工天然气、基础设施建设、银行保险为主的三大行业。公司数量占比不到4%的两个行业——保险业和石油、天然气、石化行业的18家上榜公司创造了500强企业近20%的收入。

中国企业500强包括274家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占比54.8%。工、建、农、中、交五大银行,再加上国家开发银行,6家银行总利润超过1万亿元,占500强总利润的36.6%。从体量上来看,在全国41个大类工业行业中,国企覆盖40个。目前国企在电信、电力、铁路、能源等领域仍享有行政垄断地位。在钢铁、煤炭、水泥、电解铝等产能过剩行业,国企从企业数量到体量上都占有绝对优势。

国企大而不强:盈利差、负债率高、产能利用率低

2017年《财富》世界500强榜单是按销售收入排名的,是体量上的500大企业。从真正代表企业经营的盈利能力来看,中国109家上榜企业的平均总资产收益率(ROA)仅为1.65%,而美国企业的平均总资产收益率为4.79%,是中国企业的2.9倍。在109家上榜的中国企业中,80%的中国企业是地方国企或央企,其中10家企业的盈利为负,企业做到了“大”,但是盈利能力并不“强”。

目前国企经营绩效整体显著低于民企,也低于其它经济类型企业。

图片关键词 

净资产收益率是单位资产获取利润的额度,是反映企业经营效率的核心数据。从表中数据可以看出,虽然由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保护,国企的净资产收益率在2017年有所回升,但是效益仍旧比民企和外企差很多。

同时,国企占据了大量的社会资源,但是效率并不高,使中国经济转型艰难。

第一,是国企拥有大量的无效贷款,增加了整个国民经济的成本,造成金融风险。2014年以来,国企和融资平台贷款吸引了绝大多数金融机构的注意。2016年国有企业占了54%的企业贷款份额、78%的新增企业贷款,民企占有34%的企业贷款份额、17%的新增企业贷款。国有企业平均融资规模从2015年的7.15亿元上升到2017年的22.54亿元,民营企业从5.99亿元下降到4.6亿元。

2017年负债比率看,国企资产负债率高企,存在过度举债行为,利息负担沉重,债务风险比民企更突出。

图片关键词 

追溯往年央企、国企、民企负债率,从图中可以看出,国企特别是央企负债情况颇为严峻。2010年央企资产负债率为90.4%,2015年为91.8%。地方国企资产负债率2015年为74.5%。而民企2015年资产负债率仅为54.1%。

国企和地方政府高杠杆融资,成为中国金融风险的一个焦点。国企债务在全部企业债务中的比重远高于GDP比重,资产周转率和利息保障倍数都明显弱于私企,中国的企业债务危机很大程度上聚集于国企债务。1998年国企陷入困境的一个直接因素就是资产负债率太高,政府通过包括核销部分债务、债转股、通过上市等方式增补资本金等,挽救了银行体系。不过国企的资产负债率在此后并没有下降,反而逐年上升。如今通过核销不良债务、剥离不良贷款、实行大规模债转股存在严重的道德风险,也不能真正推动国企改善经营管理、提质增效。

第二,是占有大量低成本融资,某些国企却没有能够实现绩效的增加。国有企业通过银行贷款、债券融资、股权融资和其他融资方式的融资成本都低于民营企业。如今国企、央企的债券利率甚至已经逼近3.5%,利率不如定期存款,却十分抢手。利率在7%左右的民企债,鲜有人问津。最好的融资渠道,低廉的融资成本,却成为国企效益低下的资本。

第三,是一些国企大量利用股市资源,却没能提高自身的资产收益水平,也不能给予股民足够的回报。A股市场设立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为国企融资,上市标准也依据国企打造。某些国企占用了大量社会资金,却没有促成其提质增效。其中中石油是一家常年喊亏、享受国家高额补贴、经常上调油价,总是跌破发行价,让国内股民巨亏被套,却让国外股民大赚的公司。这种把中国股市当作“提款机”的国企并不少见,降低了股市配置资源的效率。

第四,某些国企占据大量的政府补贴,却仍是连年亏损。通过上市公司数据估算,中国企业2017年所获补贴金额超过4300亿元。央企所获政府补助金额的中位数水平约为0.2亿元,在各类型企业中排在首位,地方国有企业中位数补助水平也接近0.16亿元,而民营企业尚不足0.1亿元。政府补贴的分配向国有企业倾斜,在总体税负较高、社会融资成本较高的情况下,进一步加剧了民企资金困境,而一些产能过剩行业的国企却仍旧是连年亏损。

总体来看,国企“大而不强”,虽然资产总额大,但是负债率高,净资产收益率低,资源利用效率低,偿债能力较弱。同时在产能过剩行业分布较多,资产质量较差,更是增加了风险。

近些年受需求持续不景气和“四万亿”投资带来的产能陆续投放影响,诸多行业出现产能严重过剩。2012年底,我国钢铁、水泥、电解铝、平板玻璃、船舶产能利用率分别仅为72%、73.7%、71.9%、73.1%和75%,明显低于国际产能过剩临界点水平(79%)。2013-2015年阶段,传统产能过剩行业去产能进展缓慢,执行情况不乐观。2016年第一季度开始,工业产能利用率一直在73%左右的较低位置徘徊。随着供给侧改革的深入,2017年全国工业产能利用率明显回升,达到77.0%,为近年来最高水平。水泥、造船、钢铁、煤炭等产能过剩行业资产负债率有所减轻,但整体来看,产能过剩行业债务负担仍处于历史高位,债务负担较重。2018年,产能过剩行业部分企业仍有流动性风险。据统计,国有企业的产能利用率比非国有企业低20%-40%,总体上国有企业加权产能利用率只有非国有企业的70%左右,国有企业产能过剩仍旧严峻。应当继续加强国企资产质量的提升,以增强企业绩效。

巩固发展成果 以国企改革为重要抓手持续深化供给侧改革

尽管国企掌握了许多社会资源,但是资产质量较差,产能利用率仍待提升;企业负债率高,带来较大经营风险;净资产收益率差,导致还款能力存疑。如果部分央企仍坚持以投资为主,还清巨额债务的难度会很大。

目前国有资产规模庞大,是我国国民经济的中流砥柱,也是绝对主体。考虑到国企改革,无论是从数量上还是体量上,推进国企发展的空间均有限,应着重考虑提质增效,在做大国企的同时,更注重做强。

资源的无效配置是经济转型难、转型慢的核心根源所在。国有企业占据了大多数社会资源,却做出低质量、低效果的成绩。只有推动公平的市场化竞争,才能有效调配市场资源,推动经济高效、有质量地发展。这就需要加强国企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动国企的重组。必须从顶层设计着手,在立法、政策、细则、标准、程序等方面进行全面改革,才能真正促成企业的公平竞争,促进经济发展。

未来应坚持提高效率,将国有资本从当前回报率不高、未来成长潜力不大的领域调整到高成长、潜在成长空间大的领域,提高国有资本的绩效。同时增强国有企业的抗风险能力,化解过剩产能,提高国有资产质量,最终真正为国企提质增效,这样才能真正达到改革的目的。国企做强了,就意味着60%的经济问题被解决,60%的负债问题被解决。

国有资产的有效控制工作非常关键,影响到整个市场的稳定。如今国企虽然体量大,但是经营状况较差,财务状况不佳,国企提质增效已经迫在眉睫。建议把行业分解成战略性领域、民生领域、公共性领域、竞争性领域等四个领域,界定政府和市场的关系,让国企和民企各自发挥作用,通过市场化来推动国企提质增效。当前行政与市场的关系、国企与民企的关系是热门话题,存在种种毁誉、种种喜忧,难以理出头绪。然而纵观历史,这种争论也曾经在发达国家发展的历程中成为焦点,它是一种正常现象,对于促成国企提质增效具有极大的参考价值。

 

媒体推广研报
牛软文

TOP

  • 日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 2015-2018  文远播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服务隐私 这里也可以添加信息